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丝袜诱惑  »  破处姐姐
破处姐姐

破处姐姐

记得上小学时趁爸妈不注意,俺在他俩房间地床头柜抽屉里瞎倒腾。小白包袋里玻璃皮套套引起俺地好奇心,偷了一个放进书包里。上课时拿出来问邻座同学是啥东东,那丫撅起鼻子闻了闻说是阴茎套,是他假装睡觉时偷听他爸妈念叨过的。俺明白阴茎就是大人说的鸡鸡,但心里还老不服,说他瞎掰,这洋泡泡和小鸡鸡能扯得上边么?

  中学时男生上生理卫生课就跟闹着玩儿似的,二逼同学竟误认膀胱就是阴茎,老指着俺裤裆说,大家来看这丫膀胱顶帐篷啦!还有一次他把女人扔掉的血淋林的月经纸捡回来,藏到一女生的课桌和书包里,吓得那可怜的女生几天没来上课。

  在那岁月里中学的性教育还不如看三级片来劲儿,但学校的性启蒙教育有一点还是挺成功的,就是男人不带套女人不吃药是会弄大肚子的。虽然避孕对男生来说仍是懵懵懂懂大大咧咧,但对女生们都知道对这种事不得不加点小心为妙。

  言归正传,正说到姐拉开了窗帘,又在自己屁股下面的床单上垫了条绢白手巾。俺这时手忙脚乱心跳得紧,没多想这些小细节。不过俺坚信姐聪颖过人,对自己人生头一次肯定是仔细盘算过的。通过上次玲姐给俺的教训,俺也不是没想过万一把初姐的肚子搞大咋办,但俺当时只抱了一个信念:听她咋说就没错。

  俺就问姐:「姐,能进去了么?」她点点头说「你帮姐把下面张开点,看准了再……」俺恩恩了几句,就把她的双腿慢慢叉开了。喘着气凑近她软软的阴毛下两片丰满的大阴唇,轻轻地它们往两边拨开,看到了先前见过一次的那两片粉粉薄薄的小阴唇,娇嫩的肉黏膜上一丝丝洁白透亮的液体。

  记得小时那会儿,她来俺家玩办家家,俺用头发夹子给她「扎针」时掰开她,闻过小逼逼淡淡的尿骚味,但此时此刻的成熟的逼逼里,不是已不是俺记忆中的骚味,而是一种淡淡的酸奶般的味道。

  视觉越强烈记得就最深刻,俺记得姐的下面渐渐有了变化,厚厚鼓鼓的大阴唇慢慢绽开,肉夹缝两边渐渐被里面渗出的清清液体湿润了,粉红色的薄薄小阴唇内,微微凸起一小小圆圆的嫩肉团,看起来有点像小半个蜜枣儿,中间一个圆圆的小孔。俺小心翼翼用指尖沿着凸起的嫩滑小孔触摸了一圈,果断认为俺这就是要进的口子,终于找到它了!

  俺之前偷偷看过地摊黄书里描写女生处女膜阴蒂头啥的,但此时此刻才真正看清,其实这一圈淡红色的嫩肉和一颗粉嫩的小豆豆,就是初姐稚嫩的童贞小孔。

  这时俺感觉到初姐身子微微颤抖,先前柔软的大腿紧绷起来。俺赶紧问她有啥不对,她说要俺抱住她,但俺自己太笨重会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但这时她的手已搂着俺的腰,大腿也贴紧了俺的双胯。

  就像给老妈穿针眼线头那样认真,俺伸手抓住蹦跳的阴茎,把胀大的龟头准准对住了隐蔽在她小阴唇里的红嫩小孔。涨粗的阴茎随心跳起搏跳动,敏感的龟头觉察到初姐的小阴唇内壁嫩肉几乎和阴茎同步跳动,姐和俺的身心灵肉以相同速度跳到了一起。

  我闭了闭眼、咬了咬牙、屏了口气,小腹紧了紧,腰部用力往前一挺,初姐的身体猛一哆嗦,俺明白自己进去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成功感豁然而生!

  俺的第一感觉是龟头插入时,小阴唇内平整均匀的嫩肉圆孔噗地一下迸裂开来,硬是给粗大的龟头让了道。整个龟头进去后,小孔周边的嫩肉忽然痉挛了一下,只感觉龟头的肉冠棱沟被一圈温热湿滑的嫩肉紧紧的箍住了。

  疼就一个字!但见她的十个手指全扣进了俺背上的肉!难怪昨晚见她认认真真地剪了手指甲,好女人就是心细啊!

  又见她紧紧咬住了上嘴唇,额头上沁出了细细的汗珠,一行泪水顺着从眼角滚到了脸颊。

  俺一见她这个样子,一时不知所措,心急地问道:「姐你疼、疼么?」她搂住俺的后背朝朝俺脸上呼着热气,痛楚地说道:「疼、疼,姐会忍一会,你慢、慢点啊」俺问她能不能全整进去?姐轻轻点点了头,俺挺直了刚入门的坚硬阴茎,粗大的龟头在前面开道,慢慢挺了一下、两下、三下,这时得强烈感觉,是龟头遇到阴道挤夹阻力,包皮从龟头下开始像蜕皮似的翻卷下去,一直褪到阴茎根部。这一过程又有酸麻,又有痒感,就像虫爬蚁行似的奇妙无比酥痒。打这次以后,俺在多少女人身上都没再找回同样的感受和体验!

  就在这节骨眼上,初姐却有些挺不住了,第一次大喊出:「疼,疼啊!」但开弓哪有回头箭,可俺第一次对初姐下了狠心,咬了咬牙往里猛地一顶,终于感到龟头遇到到了硬硬的阻力,终于插到底了。

  阴茎硬硬插入到姐的深处,肯定又给她添加了难以计量的痛楚,可能因为疼得厉害,她原来阴道温润的阴道肉壁忽然收的很紧,抗拒般不停的蠕动夹磨着进入体内的异物肉体,使俺感到阴茎与阴道有一种密实磨合的快感。

  姐的身子真是很奇妙,就在这种似疼似快的磨合中,一种潮润溜滑的感觉从俺的阴茎周围上漫来,俺抽动了一下阴茎,粗大的龟头能在阴道内滑动自如了。俺不由自主地连续抽动了几下,居然还发出唧唧吱吱的水声,阴道内壁一紧一紧地抽搐收缩加快,俺顿时像被电流击中一般,先从龟头开始又迅速传到小腹部,再从小腹部回传到整根阴茎。

  在中枢神经处传来阵阵刺激下,蛋蛋里一股热流再也控制不住了,沿着阴茎底部迅速强劲涌向龟头。俺急忙用手死死摁住阴茎根部,急切向姐问道:「姐你快说!能射到里面不?」初姐有点抽泣似的嘤嘤地说:「怕、怕……」俺瞬间屏住了呼吸,全身的肌肉忽然绷得紧紧,就像杠铃挺举时一瞬间的那种感觉,闷闷地喊了一句:「要出来了!」说时迟那时快,俺噗地一下拔出阴茎。拔出小孔的那一刹那,阴茎往上蹦跳了一下,一股白白精液喷注而出,急射在姐的胸前,有几滴差点喷到了她的脸上!

  射完后,俺倒在姐身旁上喘着口气,这时见她用手捂着眼上,胸部上下起伏着,几滩精液正从奶子、脖子、和下巴出缓缓流了下来,顿时一股浓郁的青草气味弥漫开来……俺急忙用手帮她抹擦,弄得她胸口奶子上粘粘糊糊一片狼藉。

  姐抓住俺那笨拙的手说:「你先给姐擦擦下面好不?」俺赶紧说了恩。

  但给姐擦下面时,俺惊呆了:

  她垫在屁股下面的那条洁白柔软手巾上如被喷枪喷上了鲜红的小血滴子,厚厚鼓鼓的大阴唇上,粉红的肉夹缝两边也到处都是点点缀缀的小血点子。俺小心翼翼地掰开小阴唇一看,小半个蜜枣儿似的圆圆凸起的嫩滑小孔周边上,已开裂了上下左右几道裂口子,鲜红血液与白液湿淋淋融合在一起。

  之后的许多年里,看过许多文字和图片描写处女落红,无不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看到这些荒谬之处,俺常常掩卷长叹,墨写的编造岂能代替血写的真实!除非你亲身经历和体验过,否则根本无法理解体会到,真正的初夜风采是怎样的被血染红的,那真叫是雄关漫道真如铁——残阳见血的壮烈一幕!

  【完】